• 微微云中文

    荊州,別將我挽留!三十三

    小說:荊州別將我挽留 作者:北岸小哥 更新時間:2022-10-08 19:48
      從開工儀式的排場來看,“湖北金手套娛樂有限公司”還是相當注意對自己公司宣傳的,公關能力也非比一般。
      在晚間慶祝開工的酒宴上,酒店大廳里的電視播放了上午電視臺錄制的開工儀式的節目。在節目里,蹇老板侃侃而談,對大家描繪著娛樂公司建成后的美好未來。電視里的評論員也說,這個娛樂城的建成,勢必成為本市娛樂行業的航母。
      一切,都昭示著這個項目有個美好光明的未來。
      各供應商第一次送來的貨,經過半個月的消耗,已經所剩無幾。上午,泥水工頭給小王做了匯報。中午吃完飯,小王照辦公室墻上的供貨商通訊錄挨個打了一通電話,要他們盡快送貨。
      下午將近五點的時候,貨車陸陸續續進了院子,忙著卸自己的貨。后來的貨車,雖然沒進院子,司機也能看見院子里車滿為患、擠進去也只能停在那里,甚至連卸貨時打開貨箱攔板都很困難,但是,還是要勉強擠進去。院子門口車水馬龍的BJ路,不可能讓機動車長時間停在那里。既然自己把貨都拉到施工現場的大門口了??偛荒茉倮甙?。進去了再說,慢慢想辦法解決。
      最先來的車卸完貨想出去,司機卻發現,后面、左右早堵得死死的,根本挪不動一步。和后面的司機商量,讓他們先倒出去,在非機動車道上等個三、五分鐘,讓前面的車走了再進。
      但是,現在不行了。夏季六點的城市,正進入車流高峰期。非機動車道上,下班回家的自行車、摩托車流洶涌不止。
      現在讓幾輛貨車在非機動車道上挪車、停留,想都別想。別說三、五分鐘,就是三、五秒也可能讓非機動車道上堵滿自行車和行人。交警也會在不到一分的時間里趕來。
      貨車司機們吵成一團,到最后,小王成了他們撒氣的對象。
      等西寧發現這個情況,和李浩倡一起下樓來到院子里的時候,司機們正把小王圍在中間,對著他吵鬧。大部分司機怪小王沒協調好送貨時間。
      李浩倡快步走到小王身邊,要他趕快給送粗沙和水泥的供貨商打電話,要么晚上十點后出發送來,要么明天晚上送來。
      小王愣了一下,馬上說;“明白!”
      李浩倡走到司機中間,挨個給他們遞煙。然后高聲對司機們說:
      “大家聽我說,下班交通高峰期不過去,任大家怎么發脾氣,挪車是不可能的。大家只能等。也等不了多久,大概七點半到八點左右,交通高峰就過去了,那時候交警叔叔也下班了,大家就可以挪車了。我知道這樣一等,耽誤了大家的晚飯。沒事,我們管晚飯。抽完這支煙,請大家到我們辦公室去,吹著涼颼颼的空調,吃大寨巷的‘李媽盒飯’!”
      西寧一聽李浩倡要請司機們吃“李媽盒飯”,立即掏出手機訂飯。
      聽完李浩倡的話,剛剛還吵吵鬧鬧的司機們都不好意思再吵鬧了,有的還不好意思地笑了。其中有些司機本來就是和南山合作多年的老板,聽李浩倡這么說,有點不好意思了:
      “嗨,我們本意也不是撈一餐晚飯!這事弄的……”
      “沒事沒事。大家到辦公室抽煙喝水。抽完煙喝完水,大家吃飯?!顙尯酗垺R上就到?!蔽鲗帗]著手,招呼大家進辦公室。
      看著最后一輛貨車離開院子、消失在BJ路上的車流里,李浩倡回過頭對西寧說;“回家吧!”
      “李哥、王哥,今天多虧你們兩位。要不是你們兩個幫我處理這個事,估計今天鬧得不好看!得虧送水泥、粗沙的自卸車白天不能進市區,否則今天更不好看?!?br/>  “什么幫忙不幫忙,別這么說,都是公司的事!沒事了,都過去了?!崩詈瞥牧伺男⊥醯募绨?。
      “以前吧,跟趙總做的工程一般都是幾十萬、一兩百萬的工程,要的材料不多,即使送貨的車扎堆地來,也就三、五輛車,怎么都騰挪得開;這個工程大,畢竟上千萬,看來,原來的某些經驗不夠用了,要改進?!?br/>  “對!比如,可以給供貨商編個送貨班次表,下次協調好他們之間的時間?!蔽鲗幷f。
      “嗯!”小王點點頭。
      小王掏出煙,三人點上,然后分手。
      聽到鑰匙插進鎖眼的聲音,紫瓊知道李浩倡回來了。她向外婆微微一笑,站起身來,快步走出畫室,到大門口等著李浩倡進屋。
      在李浩倡打開門的一瞬間,站在門內的紫瓊,輕快地向前跳出一步,伸出雙手搭到李浩倡肩膀上,沖著李浩倡輕輕叫一聲“嗨!”
      四目相對,李浩倡看到紫瓊亮晶晶的眼睛里,閃爍的是長久等待后相見的歡愉。這份等待后相見的歡愉,從內心噴薄而出、不可壓抑。
      自從李浩倡到工地后,紫瓊每天都到李浩倡家里來給他煲個廣式湯。然后等著他回家。每次李浩倡進門,紫瓊都這樣迎接他!
      多年后,李浩倡都會想起這段時間兩人在自家客廳見面的場景。那時候的紫瓊,全身心地愛著自己。
      她煲的那些淮山豬骨湯、黑豆紅棗鯉魚湯、玉米排骨湯、蘋果百合瘦肉湯和冬瓜老鴨湯等味道也確實不錯,每次李浩倡都喝得肚子溜圓。
      南山雖然忙著“金手套娛樂城”的裝修,其他工程也沒耽誤。BJ路路南的“美爾雅”服裝專賣店的裝修即將完工。他上午去看了看,還不錯,沒什么紕漏。工期也會提前十來天完工。這個讓甲方老板最滿意。提前一天就意味著甲方早一天開門賺錢。
      離這家專賣店不遠的一家服裝店也準備改賣品牌男裝“雅戈爾”。設計方案和預算昨天送到老板手里。因為老板和南山是熟人,之前也對店面裝修風格、用材溝通過多次,對設計方案和預算也沒什么意見。下午對方約南山見了一面,說了幾個細節后,只要求南山的人員盡早進場開工。
      走出店面,南山抬頭看了看BJ路北邊的“楚樂城”,開車繞道“沙隆達”廣場,從沿江路、紅門路上BJ路,最后停車在“楚樂城”的院子里。
      南山先是在工地轉了轉,看了看施工進度和施工質量,然后和泥水工頭說了對面“雅戈爾”裝修的事,要他介紹一個小工頭過來和自己見個面,說說“雅戈爾”的裝修怎么做。
      忙完后,也快七點。南山招呼西寧、李浩倡上車,說一起到什么地方吃個飯。
      “你先問李浩倡去不去,我沒問題?!?br/>  “西寧你這話時什么意思?難道李浩倡會不去?”
      “昨天我想和他一塊在江邊待會,他拒絕得很干脆,沒有一絲猶豫!問他有事嗎,他說沒有。沒事還那么著急回家,我怎么想也想不通。還有,我們這幾個人里面,最喜歡在外面蕩是他??勺罱鼈€把月來,他一直深居簡出,是不是不對勁?”西寧來了一長串分析。
      一想到進門一剎那,紫瓊紫瓊跳起來奔向自己和她亮晶晶的眼睛,李浩倡就不忍心讓她多等,應該拒絕這個時段的任何活動。但是拒絕他們幾個人的邀請又從不說原因,一直讓他們疑惑不解也不是個辦法。想了想,李浩倡只好說:
      “紫瓊在家煲好了湯,等我回家喝呢?!?br/>  “李浩倡,你把話說明白點,我有點轉不過彎來?!蹦仙秸Z氣夸張地叫起來,指著李浩倡繼續說,“西寧你看看李浩倡現在的樣子,居然有點害羞呢,這是真戀愛了!哈哈哈……我就說你們倆關系有點不正常嘛。說,什時候勾搭上的?”
      “勾搭?什么狗屁話!”李浩倡有點急了。
      “應該不短了!”西寧在一旁摸著自己的下巴,瞇著眼故作回憶狀,“應該是上個月吧,那時候,只要我到外婆畫室去,總會見到紫瓊。天天下雨也阻攔不了紫瓊到張居正街五號!”
      “哪里每天!有些天也沒去……”李浩倡說。
      “有些天也沒去?!蹦仙綄W著李浩倡的口氣重復了一句,然后接著說,“西寧,你看,是上個月。李浩倡,你們倆的保密功夫不錯??!其實早點告訴大家,讓我們分享一下你們的幸福,也沒什么啊。你看人家和田和北川,高中一畢業就把他們的關系公之于眾了。和他們比起來,你們倆真小氣!”
      “好吧,算我們小氣?,F在你們不是知道了嘛!那我回去了,你和西寧去吃吧?!?br/>  “這樣行不行,你給紫瓊打電話,要她過來,我們一起到紅姐那里吃個晚飯怎么樣?”南山說。
      “好主意!”西寧說,“我來聯系其他人。大家也好久沒聚一聚了?!?br/>  三人打完電話,先到“紅姐私房菜”等著。
      很慶幸的是,長春沒有上夜班,北川也難得地沒有值班。
      最后進來包房的,是紫瓊和安歌。
      紫瓊坐到李浩倡身邊,湊近他,兩人的腦袋幾乎挨在一起,盡量壓低聲音,用只有李浩倡能聽見的音量低聲對李浩倡說:“你不是說冬瓜老鴨湯好喝嗎,今天又煲了一大缽?!?br/>  “好,等回家再喝!”
      “深圳的美女不好進來就和重慶的哥哥耳鬢廝磨吧?有什么話說出來,大家分享分享!”南山一臉壞笑,看著紫瓊。
      “說出來了啊,你沒聽見,那就不能怪我不分享了!”
      除了楚雄、南山吃過晚飯,大家都還沒吃??磥?,這滿滿一桌子的菜不會浪費。
      沒人問被邀在一起吃飯的理由。多年前,寒暑假相聚,大家按“陳氏排序法”在紅星路吃飯、宵夜,那是大家脫離壓抑緊張的高中生活后、作為一個大學生、一個有工作的成人的自我放松;李浩倡回來后大家幾次相聚,有接風洗塵的意思,更多的還是表達了大家重新聚集在故鄉的喜悅。至于其他時間的相聚,無非是大家想聚!
      楚雄因為吃過飯,飯桌邊又不好干坐著,只好給自己倒上啤酒。他一邊喝一邊和大家斗嘴逗樂。
      閑聊間,大家問道了南山的工程,南山說得虧李浩倡和西寧,工程進展得很順利。長春也說起了“活力28”的事。廠子常常停車,后來廠里決定,停夜班,全廠上長白班。這樣,工廠不會因為隔三差五的停車鬧得人心惶惶,外面也好看,給人一種一切正常的感覺。
      “算了算了,不說這不開心的事?!蹦仙阶詈髶]揮手說,“兄弟姐們,最近都發生什么有趣的事沒有?”
      “有??!”西寧說起了開工前三人橫渡長江的事。
      上岸后南山腿壓抑不住地抖動、換內褲時摔倒的事都被西寧繪聲繪色地講了出來,最后還輸了一條煙給李浩倡。特別是摔倒的事,惹得大家大笑不止。
      “嗨、嗨……”南山拍拍手,站起身來說,“西寧,我承認那天我的丑事是不少,但我也做了件漂亮的事啊?!?br/>  “什么事,我怎么不記得?!崩詈瞥珕?。
      南山不慌不忙,點燃一支煙,把那天四人上車后,他在車里對紫瓊說的話幾乎一字不漏地復述了一遍。
      大家一聽,笑得比剛才更厲害。和田指著南山說,“還什么肥水、想也別想、挖墻腳……這些話,也只有你和楚雄這兩個人才想得出來!”
      “不要在用詞上糾結嘛,我這也是給李浩倡這個沒人要的大齡青年撮合個女朋友?!?br/>  “南山!”紫瓊叫了一聲。
      先前的聚會,只要是紫瓊和南山、楚雄斗嘴,如果叫他們的名字,語氣肯定凌厲。而現在呢,別說語氣里沒有往日的凌厲,甚至有一絲請求南山別說下去的意思。
      “和田,我這個人吧,你們也許覺得我說話不好聽,但是我的話感染力強啊,能說服大家。在我的勸說下,紫瓊不是收了李浩倡做男朋友了嘛!”
      大家一下子安靜了,緊盯著李浩倡和紫瓊。
      李浩倡站起來,微笑著點點頭。
      紫瓊也站起來,慢慢伸出雙手,抱住李浩倡的一只胳膊,微笑著有點羞怯地看著大家。
      大家第一次看到紫瓊如此模樣。
      “太好了!”北川把酒杯在桌子上一頓。
      “喝酒喝酒,這是喜事!”楚雄又倒了一杯啤酒,“李浩倡,你也倒上,什么都別說了,今天放開了喝幾杯!”
      酒桌上的氣氛有了變化。南山、楚雄再也不提浩倡和紫瓊的事,其他人也盡量說著別的人和事,小心翼翼地避開關于兩個人的話題。因為大家都知道,無論如何強勢的女孩子,第一次在公開場合被宣布她戀愛的消息,總是有些羞怯和少許尷尬!
      飯吃得差不多時,南山說:
      “吃完飯,去‘糖果’吧!”
      離開“紅姐私房菜”的時候,紅姐在大廳迎上來問大家,今天有什么開心的事,包房里歡聲笑語不斷。李浩倡高一腳低一腳走近紅姐,貼著紅姐耳朵說:有喜事,到時候請你喝酒。
      “那我可等著??!”紅姐沖著離去的李浩倡喊道。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精品,亚洲欧美日韩另类在线专区,国产午夜在线精品三级a,亚洲福利视频网站,欧美日韩国产亚洲综合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