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云中文

    第四十五章 王旭

    小說:霧海獵魔錄 作者:吃兩碗就減肥 更新時間:2022-10-08 19:49
      千離和蘇安安按著兵衛的要求做好登記,這才跟著他進入張佳家里。
      這時一名中年人和一名傭人模樣的人迎了出來。
      中年人就是張佳的父親張遠。
      張遠微胖白凈,帶著一副金絲眼鏡,梳著大背頭,只是現在他的大背頭不油亮,也不整齊。
      見到蘇安安張遠一怔,顯然沒想到蘇安安會來。
      “張叔叔節哀,我和千離想著過來和佳佳商量一下填報志愿的事,沒想到……”
      “哦,唉,佳佳她……”
      張遠眼眶赤紅,悲從中來。
      他就這么一個女兒,沒想到才一會功夫就丟了性命。
      “帶我們去看看吧,”一名兵衛打斷他們說話。
      “哦,這邊來,我女兒一直在房間里呆著,中間還出來讓王媽倒水喝,可是等王媽拿水過去時就已經……”
      千離和蘇安安本想去現場看看,然而和影視劇不同,不是雜七雜八的人員都可以去看,所以只能留在別墅大廳等待。
      過了一會,王媽給兩人倒了兩杯水來,想必是張遠交待的。
      趁著這個機會,千離壓低聲音問道:“王媽,張佳她怎么死的?”
      正常人,必有好奇之心,如果他們真的什么都不問,或者表現的太過漠視,那就不正常了。
      所以前面他們就算知道警察不同意他們去看現場,也必定要做勢去看,這才符合正常人的行為邏輯。
      現在趁著王媽倒水的間隙,再打聽一下,也合情合理。
      如果真的不聞不問,那才是有鬼。
      “造孽喲,脖子都快被扭斷了?!蓖鯆尩哪樕溪q有余悸,想來當時真的被嚇到了。
      千離腦海中閃過張佳被人按著頭轉動脖子的畫面,電視上常有這種殺人手法,干脆利落,有觀賞性,但是實際上并不太容易。
      要知道,張佳的養身境到了第八層,八百斤的力氣總是有的。
      殺她的人必定是同層次的,甚至更高。
      普通人就算偷襲,也沒有能力一下子扭斷她的脖子。
      “對了,剛才張叔叔說你倒水的功夫,她就……”
      “是啊,前后不到5分鐘,誰能想到好好的一條生命就這么沒了?!?br/>  蘇安安猶豫了一下,她本想問問有沒有丟什么東西,但是這樣太過明顯,于是感嘆一聲:“佳佳人那么好,平時也不得罪人,這沒有理由啊?!?br/>  “肯定是殺人滅口!”
      蘇安安見王媽說的這么斬釘截鐵,連忙追問原因。
      王媽瞅了瞅二樓方向,壓低聲音道:“你們是不知道啊,筆記本沒了,手機沒了,就連房里的書都沒了,連一張紙片都沒留下?!?br/>  千離和蘇安安聞言對視一眼,已經明白過來。
      張佳十有八九牽涉在王旭的事中,現在是被滅口了。
      冼之遜的嫌疑很大!
      正在他們浮想聯翩之時,先前的那名兵衛咳嗽一聲從二樓走了下來。
      “在聊什么呢?”
      “我們就是隨便問問,”千離訕笑一聲,他知道隨便問問沒什么,什么都不問那才有問題。
      “哦,”兵衛正要再說些什么,突然房頂傳來瓦片碎裂的聲音。
      “誰在上面,”兵衛大驚喝問。
      然而很快他就知道了答案。
      就聽轟的一聲,屋頂破開一個大洞,露出一只慘白的拳頭。
      接著一道人影從破洞口跳了下來,咚的一聲跳到地上。。
      “王旭!”千離和蘇安安同時驚呼
      來人赫然是已經死去的王旭。
      “張佳在哪?”王旭跳下來時離他們不遠。
      “不要動,舉起手來,”那名兵衛動作也很快,瞬間拔槍對準王旭。
      “我說,張佳在哪?”此時的王旭神情冷漠,完全無視了兵衛的警告。
      “她已經死了,”千離不知道王旭現在是什么狀態,但是張佳已死,他們之間就算有仇也該化解了。
      “她在哪?”
      王旭張口怒吼,一股強大的氣流沖的蘇安安黑發飛舞。
      千離連忙上前一步,擋在前面。
      他已經養身境第十層巔峰,力氣高達5000斤,即便如此也感覺臉上刮的生疼。
      砰砰砰!
      兵衛連開三槍,可令人震驚的是,子彈打到王旭身上直接掉落在地,就像是打到鐵板上一樣。
      “在那里,”王媽終于抵不住心中的恐慌,伸手指向二樓。
      咔嚓!
      王旭曲膝一跳,就像安了彈簧一樣直接跳到二樓,而他腳下的地磚已經被踩成二半。
      瞬間,二樓槍聲和拳擊聲混成一片。
      約有十幾秒,槍聲和拳擊聲停了下來。
      隱約傳來噗呲的聲音。
      接著王旭出現在眾人視野中。
      此時的他手里提著一張床單,床單里裹著一顆人頭,一點點鮮血正從床單中滲出來,滴落在地。
      “站住,”兵衛聲音發抖著,持槍對著王旭,卻始終沒有勇氣開槍。
      咚咚!
      王旭連跳兩次,從二樓跳到一樓,再從一樓跳出屋頂大洞,揚長而去。
      驚魂稍定的幾人一窩蜂沖向二樓。
      此時,那名兵衛也沒有阻攔千離和蘇安安接近現場。
      慘不忍睹!
      千離和蘇安安站在張佳的臥室門口,根本不忍直視。
      張佳的頭已經被摘走,原來勘察現場的兵衛和張遠都已經倒在墻邊的血泊中,墻上還有濺開的血印子。
      他們都是被王旭一拳轟到墻壁上撞擊身亡的。
      王旭不是屠夫,但是對阻擋他的人一個也沒有放過。
      這時,一陣”嗒嗒”的急促腳步聲響起,那是高跟鞋踩在地面的聲音。
      千離和蘇安安回頭看去,只見一名打扮時尚,保養良好的三十多歲的女人走來。
      張佳的母親,秦玉湘。
      她出門在外,接到張遠的電話才迅速趕回,只可惜趕上了這悲慘的一幕。
      秦玉湘臉上帶著惶恐,帶著忐忑,隨著靠近臥室,她的腳步邁的越來越慢。
      終于,她到了需要扶著墻壁行走的地步。
      雖然沒有看到現場,但是千離幾人的臉色足以說明一切。
      蘇安安過去扶著秦玉湘,慢慢走了過來。
      不管如何,作為未亡人,她終要面對。
      ??!
      看到現場的一刻,秦玉湘驚叫一聲軟倒在地,仿佛失去了全部的生命支柱。
      千離和蘇安安相對默然。
      此時,任何安慰都是無用的,血淋淋的現場就是不斷剜心的尖刀。
      那名幸存的兵衛開始呼叫支援。
      這種兇案已經不是治安衛能夠處理的了,必須請鎮魔衛的兵衛過來才行。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精品,亚洲欧美日韩另类在线专区,国产午夜在线精品三级a,亚洲福利视频网站,欧美日韩国产亚洲综合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