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云中文

    第四十三章 海伯倫(二)

    小說:流云之途 作者:神要眇 更新時間:2022-10-08 19:48
      那人緩緩轉過身,向苦離走來。是個老人,歲月在他臉上刻滿了皺紋??伤麉s留著利落的背頭銀發,干練的著裝讓他整個人顯得十分挺拔。
      “會感到驚訝嗎,孩子?!彼驹诳嚯x身前,慈愛地望著眼前這個小男孩,“是個陌生的面孔,應該與囚禁我的那些人不相識......能告訴我,外面發生什么了嗎?”
      老人的聲音低沉而充滿磁性,溫慢的語氣讓人完全感覺不到一絲惡意。
      “在我告訴你外面發生什么之前,先告訴我你經歷了什么?!笨嚯x神色淡漠。
      “你看得到的,”老人凝視著苦離,垂在腰前的雙手擺了擺,“我被囚禁了?!?br/>  “可你衣著鮮亮,看不見傷痕?!?br/>  老人緩慢地從一旁的排座里拉扯出一把座椅,四肢像是久經風霜,整個人伴隨著粗疲的嘆息聲僵硬而沉重地坐了下去。這樣兩人的目光足以平視。
      他又吐了幾口氣,像是十分疲倦似的抬起眼皮,盯著男孩的瞳孔被燈光照射,顯得深邃而瑰麗?!扒艚?.....除了肉體的囚禁.......還有精神的囚禁!”
      說完那句話再看向這個老人,突然發現那原本高挺的身姿數以倍計地萎縮下去了,站起來還尚需硬撐著昂首挺胸,一旦坐下所有的偽裝也跟著一并卸下了,年邁的身軀已不允許他除了喘息還有更多的動作,那背頭與其說是銀發利落,這會倒更像是白發蒼蒼,尤其是那張臉,苦離發覺自己說錯了,每一道褶曲的皺紋都是一道傷痕。
      那雙眼睛看過去,就像是一面沾滿灰塵的鏡子。
      “知道顧小方么?!?br/>  老人愣住了,似是沒想到男孩會突然說起這個?!罢l?”
      “顧小方?!?br/>  老人的目光在大廳墻壁的幕簾上搖擺了幾分,“你是說顧河的那個小孫子?”
      “為何會問起他?”
      “你們認識?!?br/>  “并不相熟?!?br/>  “為什么他知道城主府地下通道的路?”
      老人愣了好半晌,凝視著男孩那張嚴肅的臉,緩緩笑出了聲:“雖然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過什么,他知道地下通道這件事,確實與我沒有關系......其父顧河,是上一任故梨城的城主,因貪贓枉法被剝奪職權,這地下通道,其實是在我之前就被開鑿用以私存贓物的密道。這小家伙以為密藏的財物不會被發現,估摸著是想偷溜進來尋些零花錢。之前他就因為鬼祟想潛進城主府好幾次被巡兵逮到......因為是個孩子,也就口頭訓了訓,沒給他定什么罪?!?br/>  “潛進城主府?他為何要潛入城主府?”
      老人瞪著眼,身體微微前傾:“不潛進城主府,怎么進地下通道?”
      苦離迎著老人疑惑的目光,皺緊了眉,“你不知道?他是從城主府之外的一條路進去的?!?br/>  “怎么可能!”老人眼中閃過一絲訝異,“進地下通道的路只有城主府內一條,外面如何能進得去?”
      “你什么都不知道?”“知道什么?”一老一少目光交錯,都想從對方眼神中看出什么。
      “話又說回來?!笨嚯x并未順著老人的話說下去,雙手叉在胸前,神色變得有些怪異,“你為什么被囚禁?!?br/>  “違集古地禁報,密殺蟬滄?!?br/>  “按律法來說,這是什么罪?!?br/>  “殺了人,對兩地來說,都是死罪?!?br/>  苦離突然沉默了,頭頂閃爍的燈光在瞳孔里流轉,他看著那個老人,想象自己正輕輕翻過一頁泛黃的紙。
      他的身形突然消失在原地,瞬間出現在老人的身后,手里的長刀發出清銳的鳴叫,眼神中涌過難以抑制的冰冷。
      而老人依舊背靠座椅,眼神如水般沉靜,似乎還有些許呆滯。
      這么僵持了許久,突然聽見“哐當”一聲,兵刃撞擊地面的清脆聲音響徹寂靜的展廳。
      老人抬起眼,攙扶著椅背轉過頭來,驚訝地望著身后這個突然淚流滿面的男孩。
      他望著自己,眼淚不停地往下流,手里的那把刀被他扔在一旁,原先眼神里的淡漠與冰冷剎那褪去,無助和悲傷洶涌如潮,先前這個男孩,才真真正正像是個被拋棄的孩子。
      苦離用手臂遮著臉,別過頭去。從老人的身側走開,背對著他,努力不讓他看見自己的臉,可那眼淚仍舊止不住地流。
      老人回過身來,重新靠著椅背,他的頭顱低垂,神色暗淡,恍惚了好半晌,又抬起那渾濁的目光,移向身側的那片光影里,那個男孩蹲在地上,抽搐著身體。
      “你就這么輕易相信,別人說的話呀?!?br/>  男孩像是沒聽見他說的話,縮成一團,兀自哭泣著。
      “違集古地情報,暗殺蟬滄,那是通告上說的,是靈陸中央說的......可我沒做過那種事?!?br/>  “你讓我怎么相信你......”苦離的哭腔傳來,帶著像是孩子被長輩欺負時的委屈。
      “那你又為何,如此相信那個通告,相信......”老人眼皮抬了抬,“那個女人?!?br/>  哭聲突然止住了。
      “你拿著刀進來,喊我的名字?!崩先司従徴酒鹕?,“你是來殺我的!”
      苦離身形一顫。
      “因為你從那個女人那里得知,我是禁錮故梨城結界的核心,破解結界的唯一方法就是破壞核心,破壞核心,只有殺了我?!?br/>  “剛剛從我嘴里確認我的罪行時,應該松了口氣吧,”他持起丟在地上的那把刀,像是親撫一個孤伶的孩子,“殺一個本就該死的人,對你來說應該不算是什么罪過......你已經殺了兩個?!?br/>  苦離猛地站起身來,鼻涕和淚水混在一起,他轉過身,死死地盯著那個老人。
      “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這些?那不重要孩子?!崩先诉~著沉重的步子向苦離走來,停在他身前?!皠倓傇谖疑砗?,殺我只是一個念頭的事,我一死,小城人就有了生機,你為何......要扔掉這把刀呢?!彼p輕揮了揮手中的刀,然后雙手持平,橫在苦離身前,刀身倒映著閃爍的燈光?!澳阃橐粋€該死的人?可那兩個死在這把刀下的人,你好像也未曾也同情過?!?br/>  “不......不是的......”苦離茫然而驚慌地搖頭,“我清楚地感知到如果我不動手,我的同伴立刻就會死去,我下意識地就......那個時候的我,有點不是我?!?br/>  “那現在的你,是你么?!?br/>  苦離張著嘴卻愣住了,欲言又止。
      老人輕輕笑了笑。蹲下身來,摟著苦離的肩膀,捻起衣袖為他擦去臉上的淚水,“我早就該死了孩子,只是我在等?!?br/>  “等......什么?”男孩剛剛拭凈的臉,又有一簇淚珠滑落,潤濕老人紙般褶皺的蒼老的皮。
      “等你啊?!崩先斯o了男孩的寬衣,“世界盯上了這座小城,身為城主的我,不允許被發出任何聲音......死人才不會發出任何聲音?!薄翱尚液媚?,有那么些人,似乎藐視世界的凝視,想讓我就算是死,也死的有價值些,想讓你,多看看他們想讓你看到的?!?br/>  “那些人,是誰啊?!睖I水又止不住了,老人一遍遍地擦拭,眼里的慈愛溫軟如水。他搖了搖頭,“那個女人說得對,他們給我種下了罪孽的種子,我就是結界核心。也只有摧毀我,小城人才有生機?!彼曋嚯x,“我已年老體衰,不死也活不了多久了,見到你,算是完成了我生命中的最后一件事,所以......”
      “可以請你,送我一程嗎?”
      苦離錯愕地望著老人,眼眶中的淚水突然洶涌,他一把扯開老人的手,“反正送完你我也得死了,還是我請你送我一程吧,你先殺了我,之后要不要自殺你自己看著辦!”
      老人茫然地盯著漲紅了臉的苦離,“你怎么會死呢?”
      “她們說我一定會死?!?br/>  “不那么說,你怎么會來?”
      “嗯?”苦離一邊哭一邊驚疑了一聲,老人望著男孩哭笑不得。
      “從你走下高坡那一刻開始,你就注定要來到這里。你那突然出現的力量,你的思緒你的想法,你一路上發生的事和見過的人,全都在引導著你往這里來,許久許久以前,你就在面臨著足夠重大的危險的關乎許多人的抉擇,可到目前為止,一切你都做的很好?!?br/>  “對了,還得送你件禮物?!崩先苏酒鹕?,朝展廳左側的那個工作間的小門處走去,“別擔心,”他回過頭來瞥了瞥苦離,“很快回來?!?br/>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精品,亚洲欧美日韩另类在线专区,国产午夜在线精品三级a,亚洲福利视频网站,欧美日韩国产亚洲综合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