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云中文

    第十一章 橫加阻撓事有因

    小說:青城山下余遺塵 作者:西窗過隙 更新時間:2022-10-08 19:49
      劉正風思索再三,最終答應了定逸師太的提議,將金盆洗手延后一日。就在此時,從后堂傳出一女子的叫聲,絕大多數江湖群雄的目光被吸引了過去。
      “喂,你這是干什么?我愛跟誰在一起玩兒,你管得著么?”
      又聽到一男子說道:“你給我安安靜靜地坐著,不許亂動亂說,過得一會,我自然放你走?!?br/>  內功深厚的余遺塵聽得劉府內外動靜,趁眾人關注后堂之事,無暇顧及其他,便稍稍走到青城派弟子那一桌,對余人彥說道:“人彥,叫上你的師兄弟,站到師兄背后去,一會可能會有大事發生?!?br/>  余人彥心里納悶,這金盆洗手都停了,還能有什么大事發生,便想開口詢問。
      余遺塵繼續說道:“劉府外藏著五位高手,怕是來著不善。你們待在師兄身后,不至于被波及。人彥,你是師兄,替我多看著點平之?!?br/>  余人彥一聽有高手藏身在側,而且還是五個,知道事情非同小可,連忙點頭道:“知道了師叔,我會照看好林師弟的?!?br/>  接著余遺塵對一旁的林平之說道:“平之,你跟著你余師兄站在你師伯身后去,待會無論發生什么事,都不要輕舉妄動?!?br/>  林平之就坐在余人彥身旁,也聽到了有高手藏在劉府外,自是連連點頭。自己師父的本領有多高,他可清楚的很,連師父都說是高手,自己就算有那份心,只怕也沒那份力。
      在余遺塵的提醒下,青城派的弟子趁眾人不注意,悄然離席,貼著客廳的墻壁,小心翼翼的向主桌走去。
      這一切都被令狐沖瞧在眼里,他這段時間都在江湖上行走,沒有回門派,還不知道余遺塵強要辟邪劍譜,收林平之為徒的事。直到那天在回雁樓和田伯光周旋時,才知道青城派余遺塵這號人物,兩人之間還發生了點口角。
      如今在劉府的洗手宴上再次看見,難免多關注了一下,結果就看到青城派的弟子在他的帶領下稍稍離席。心思活絡的令狐沖頓感事情可能不妙,于是輕聲對席上的師弟們說道:“大家當心點,等會可能有大事發生?!?br/>  岳靈珊不解的問道:“大師兄,有什么大事發生?”
      令狐沖搖頭道:“不清楚,但小師妹,你看青城派的人?!闭f完指向青城派眾人。
      岳靈珊等人順著令狐沖手指的方向看去,青城派的弟子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離開了自己的席位,正貼著墻向主桌走去。
      眾人還在納悶,就聽見劉正風大聲說道:“嵩山派來了多少弟子,大家一齊現身吧!”
      劉正風話音剛落,猛聽得屋頂上、大門外、廳角落、后院中,前后左右,數十人齊聲應道:“是,嵩山派弟子參見劉師叔!”
      幾十人的聲音同時叫了出來,聲既響亮,又是出其不意,群雄都吃了一驚。但見屋頂上站著十余人,一色的身穿黃衫。大廳中諸人卻各樣打扮都有,顯是早就混了進來,暗中監視著劉正風,在一千余人之中,幾乎沒人發覺。
      事已至此,也不用再問會有什么大事發生,華山派的幾人互相看了一眼,學著青城派的模樣,稍稍離席來到了掌門岳不群的身后。
      性格爆裂的定逸師太第一個沉不住氣,“這……這是什么意思?太欺侮人了!”
      史登達道:“定逸師伯恕罪。我師父傳下號令,說什么也得勸阻劉師叔,不可讓他金盆洗手,深恐劉師叔不服號令,因此上多有得罪?!?br/>  接著,后堂又走出十幾個人來,卻是劉正風的夫人,他的兩個幼子,以及劉門的七名弟子,每一人身后都有一名嵩山弟子,手中都持匕首,抵住了劉夫人等人后心。
      劉正風性格剛烈,見一家老小被人挾持,反倒生了逆反心理。向眾人說道自己不愿為威力所屈,否則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間:“左師兄不許劉某金盆洗手,嘿嘿,劉某頭可斷,志不可屈?!?br/>  說著上前一步,雙手便往金盆中伸去。史登達令旗一展,想要阻止劉正風,可史登達哪里是劉正風的對手。
      一番拳腳相交,任憑史登達如何出招抵擋,劉正風不過是左右手互換,雙指直插史登達雙眼。短短幾個回合,史登達就招架不住,向后退去。
      劉正逼開史登達后,雙手又伸向金盆,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今天這個手非洗不可,誰也不能阻止他退隱江湖。
      這時又有兩名嵩山派弟子從背后出手,想要阻撓劉正風金盆洗手。劉正風也不回頭,左腿踢出,將一名嵩山弟子遠遠踢了出去,右手辨聲抓出,抓住另一名嵩山弟子的胸口,順勢提起,向史登達擲去。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劉正風一套動作行云流水,如背后生了眼睛一般。出手既準,動作又快,不愧是內家高手。
      嵩山群弟子一怔之下,一時沒人再敢上來。劉正風見再無人阻撓自己洗手,伸出雙手就要探入盆中。
      站在他兒子身后的嵩山弟子叫道:“劉師叔,你不住手,我可要殺你公子了?!?br/>  劉正風回過頭來,向兒子望了一眼,冷冷地道:“天下英雄在此,你膽敢動我兒一根寒毛,你數十名嵩山弟子盡皆身為肉泥?!?br/>  劉正風這話說的不假,也不是出言恫嚇。天下事都逃不過一個理字,本來嵩山派挾持劉正風的家人就已經不占理了,若還敢傷了他幼子,定會激起公憤。到時候引發眾怒,引得群起而攻之,在場的嵩山弟子恐怕難逃干系。
      劉正風不再看被挾持的家人,回身繼續將雙手向金盆伸去。
      眼見這一次再也沒人能加以阻止,劉正風金盆洗手已成定局,突然銀光閃動,一件細微的暗器破空而至。劉正風退后兩步,只聽得叮的一聲輕響,那暗器打在金盆邊緣。
      金盆應聲而倒,嗆啷啷一聲響,掉在了地上,滿盆清水灑落一地。同時黃影晃動,屋頂上躍下一人,一腳踩在盆底之上,好好的一個鎏金水盆變成了金餅。
      此人四十來歲,中等身材,瘦削異常,上唇留了兩撇鼠須,拱手說道:“劉師兄,奉盟主號令,你不可金盆洗手!”
      說話的乃是嵩山派掌門左冷禪的四師弟費彬,人送外號大嵩陽手,在武林中赫赫有名。前段日子被左冷禪派去福州打探辟邪劍譜的事,剛忙完福州之事,又被左冷禪派來阻撓劉正風金盆洗手。
      講真,生產隊的騾子,都沒他忙。
      為了對付劉正風,嵩山派一共派出了三位高手。除了費彬,還有人稱托塔手的丁勉、仙鶴手的陸柏。
      費彬是何等人物,輕而易舉的化解了劉正風的詰問,還當著江湖群雄的面說,自己是為了武林中千百萬同道的身家性命,前來相求劉師兄不要金盆洗手。
      江湖群雄盡皆一愣,劉正風金盆洗手還能和武林同道的身家性命扯上干系?
      也就是這話是費彬說的,要是換作之前的史登達,還不知道會面臨什么樣的場面。你一個小輩竟敢說這樣的大話,真是大言不慚??少M彬是成名已久的高手,說出來的話,多多少少會讓人信服。
      劉正風出言解釋,說自己不過是個小人物,能影響到的也就劉府上下十來口人。自己何德何能,一點個人私事就能影響整個武林。
      恒山派的定逸師太也忍不住替劉正風說話,想來也是看不慣嵩山派的霸道作風,以為費彬在給人扣帽子:“我瞧劉賢弟也沒這么大的本領,居然能害到許多武林同道?!?br/>  費彬開始話術引導,先拋出靈魂三問,對著眾人說道:“劉三爺是何等的英雄豪杰,怎么會自甘墮落,去受官府的氣?再說劉三爺家財萬貫,又怎會追求升官發財?難道這其中就沒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嗎?”
      費彬的發問勾起了群雄的好奇心,再怎么追求升官發財,也不至于對一個小官唯唯諾諾吧?莫非這其中,真如費彬所說,有貓膩?
      劉正風金盆洗手的原因自然不是他說的那樣,眼見說不過對方,輿論還被對方引導了,于是趕緊轉移話題:“費師兄,你要血口噴人,也要看說得像不像。嵩山派別的師兄們,便請一起現身吧!”
      劉正風就這么隨口一說,沒想到還真有人應和,屋頂的東西兩邊各出現一個黃衫中年人。
      嵩山派如此以勢壓人,許多人為此忿忿不平,這嵩山派的行事太霸道了吧?輿論再次導向劉正風。
      余滄海見多識廣,一眼就認出了來人,向幾乎沒出過山門的余遺塵介紹道:“師弟,左邊胖一點的叫丁勉,嵩山十三太保之首,人送外號托塔手。東邊瘦高的叫陸柏,十三太保里排第二,人稱仙鶴手。再加上之前的大嵩陽手費彬,嵩山十三太保來了仨兒,個個都有不遜余你我的實力?!?br/>  “師兄,你說嵩山派如此大動干戈,到底在打什么如意算盤?”
      余滄海冷哼一聲,說道:“管他呢,這是他們五岳劍派內部的事,你我只管坐著安心喝酒便是?!?br/>  站在兩人身后的林平之再次升起對師父的欽佩之情,嵩山派的幾人還沒露面時,眾人都沒有發覺他們的到來。自家師父卻已然知曉,這內功修為得有多深厚。而且老早就過來提醒自己,這份愛護之情,自己當牢記在心。
      不過眼下只出現三位高手,還有兩位位不知道在哪藏著,準備何時現身。
      余遺塵悠閑的坐在主桌上小酌了一杯,就聽到劉正風在那搬弄自己師兄莫大的是非。他還以為嵩山派來這么多人,是自家師兄莫大向左盟主告狀了。
      聽到這,余遺塵不免皺了皺眉,這劉正風的人品看來也沒有傳言中的那么高潔。明明自己心里有鬼,卻當著群雄的面,在沒有任何佐證的情況下,說自己師兄害自己。
      倒是費彬眼放精光,他還以為劉正風勾結曲洋的事,莫大也參了一腳呢。連忙說道:“此事怎地跟莫大先生有關了?莫大先生請出來,大家說個明白?!?br/>  只可惜大廳中寂靜無聲,過了半晌,都不見“瀟湘夜雨”莫大先生現身。
      劉正風向群雄解釋了一下,自己和師兄素來不和,江湖上人盡皆知。沒成想左盟主竟因師兄一面之詞,便派了這么多位師兄來對付自己,連自己的老妻子女,也都成為階下之囚。說道情動處,不由得哽咽:“那……那未免是小題大做了?!?br/>  費彬見沒法將莫大牽扯進來,也不再和劉正風啰嗦,再讓他說下去,嵩山派可能比日月神教還要邪惡十倍。
      當下讓史登達請出五岳令旗,森然說道:劉師兄,今日之事,跟莫大先生沒半分干系,你不須牽扯到他身上。左盟主吩咐了下來,要我們向你查明;劉師兄和魔教教主東方不敗暗中有什么勾結?設下了什么陰謀,來對付我五岳劍派以及武林中一眾正派同道?”
      費彬圖窮匕見,爆出劉正風和魔教有勾結,群雄頓時聳然動容,不少人都驚噫一聲。
      魔教和正道武林雙方結仇已逾百年,彼此纏斗不休,互有勝敗。在座的群雄,少說也有半數曾身受魔教之害,有的父兄遭戮,有的師長受戕。
      一提到魔教,誰都切齒痛恨。
      而五岳劍派之所以結盟,最大的原因便是為了對付魔教。魔教人多勢眾,武功高強,前教主任我行憑一己之力,攪動江湖風云,現教主東方不敗更有“當世第一高手”之稱。
      群雄聽得費彬指責劉正風與魔教勾結,此事確與各人身家性命有關,本來對劉正風同情之心立時消失。
      劉正風辯道:“在下一生之中,從未見過魔教教主東方不敗一面,所謂勾結,所謂陰謀,卻是從何說起?”
      仙鶴手陸柏接過話去,細聲細語地道:“劉師兄,這話恐怕有些不盡不實了。魔教中有一位護法長老,名字叫作曲洋的,不知劉師兄是否相識?”
      劉正風本來十分鎮定,但聽到陸柏提起“曲洋”二字,頓時變色,口唇緊閉,并不答話。
      托塔手丁勉自進廳后從未出過一句聲,這時突然厲聲問道:“你識不識得曲洋?”
      劉正風只能繼續保持沉默,此時廳中數千道眼光都集中在他臉上。劉正風的態度已經表明了一且,答與不答,都是一樣。
      既然答不出來,便是默認了。
      過了良久,劉正風點頭道:“不錯!曲洋曲大哥,我不但識得,而且是我生平唯一知己,最要好的朋友?!?br/>  劉正風此言一出,無疑是將自己置于死地,勾結魔教長老,還引以為生平唯一知己。
      將在座的群雄置于何地?又將正道武林置于何地?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精品,亚洲欧美日韩另类在线专区,国产午夜在线精品三级a,亚洲福利视频网站,欧美日韩国产亚洲综合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