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云中文

    第五十一章 齊人之福?

    小說:犬子漢高祖 作者:起碼騎馬 更新時間:2022-10-08 19:49
      劉邦又做了父親。
      和呂雉結婚一年后,呂雉生了個女兒。
      當然,這個“又”字只有劉邦自己和當了祖父的劉執嘉知道,沉浸在劉邦柔情里的呂雉不知道。
      王媼酒店。
      現在,劉邦身份變了,他喝酒的酒店檔次也跟著高了。
      “父親,現在我和呂雉已經成婚,也有了孩子,可肥兒卻沒有父愛,您看——”這天,劉邦以約請父親出外喝酒的名義,向劉執嘉欲言又止。
      終于來了。
      說實話,劉執嘉對自己當初的決定還是頗有反思的。
      人生選擇不同,命運就會不同。
      可是,促使人做出選擇的原因呢,是內心重要還是外在環境等更重要?當然是前者,因為人不知不覺聽從的,總是自己內心的聲音。
      但是,做出了所謂正確的選擇,就一定能得到更好的命運嗎?或者說,當初自己堅決反對劉邦娶曹氏為妻——如果天命在劉邦,那么娶了曹氏為妻,就能改變他和自己的命運,讓劉邦只能做個酒店老板,而自己永遠只是個普通農民,成不了太上皇嗎?
      不知道。
      這正是劉執嘉惶惑的一點。
      當然,對兒子糾結痛苦于曹氏和兒子劉肥,劉執嘉當然也感覺得到,并且心懷愧疚,這點上自己確實是自私了。
      為何劉邦沒有對自己堅持要娶曹氏為妻,而是聽從了自己的意見,哪怕如此痛苦糾結?難道不正是劉邦自己內心也認同曹氏非自己命定妻子嗎?
      那么,假如劉邦堅持認定曹氏,自己會妥協嗎?
      不知道。因為沒有發生的事情,沒有做出的選擇,后果如何,永遠無法知道。
      所以現在,該來的還是終于來了。
      “你和曹氏說了嗎?”劉執嘉盯著兒子。
      “呃,還沒有?!眲畹拖铝祟^,這個語氣詞“呃”透露了他內心的猶豫與無望。
      “那就是你也不確定曹氏一定會答應只做你的小妾了?!?br/>  “可是,我會勸她的,我想她還是會答應的,畢竟為了我們共同的兒子——”劉邦略微抬起頭,眼里帶著希望。
      “那么,你覺得呂雉會答應嗎?”劉執嘉更專注地盯著兒子,畢竟雖然小妾不用明媒正娶,可妻子不同意,妾是無法進門的。
      劉邦一時沒有回答,對著父親露出了一絲尷尬的笑。
      劉執嘉懂兒子的意思,否則也不會在這時來找自己商量了。
      “我會去勸她的,對吧?反正她是正妻的地位不會改變,何況她又為我生了孩子,也能體會一個母親想讓自己孩子有個名正言順父親的心思?”
      “那你想過沒有?曹氏比呂雉年齡要大得多,你覺得讓呂雉叫一個小妾為姐姐、讓曹氏叫呂雉妹妹,她們都能做得到嗎?”劉執嘉嘆了一口氣。
      劉邦倒吸了一口氣,這點是他還沒有想過的。
      “曹氏的性格你已經熟悉了,想來你妻呂雉性格與她相比,何如?”劉執嘉又問。
      “對我還是信任、依賴吧,畢竟她年齡還小?!眲钌袂橛辛诵┓潘?。
      “可是她很能干哦!”劉執嘉的這一句,似贊又非贊,劉邦很是敏感,抬起頭看著父親。因為長子去世,二哥劉仲也已分家,所以劉邦和呂雉平時負責侍奉父親,對呂雉入門后的表現,父親是看在眼里的。
      “不要忘了,她在家還是長女,兩個兄長分家后,可是她操持家務的。你想傷害她嗎?如果她對你的信任、依賴沒有了,會怎么樣?”劉執嘉長嘆一口氣,放下了手中的木觴。
      能干的人必定精明,而一旦受到傷害,她的報復也是很可怕的。
      劉邦又是輕輕倒吸了一口氣:“這點我也沒想到?!?br/>  “既然后果已知,勸說還未定——怎么做好,你自己斟酌吧。呂雉是個好媳婦,你不要傷害她?!眲碳巫詈蟮倪@句話,其實也就暴露了自己內心深處的立場。
      可是,以呂雉的精明,她很快就猜到了八九,而這給夫妻感情帶來了第一次重大打擊。
      這天,劉邦比平常晚了一些回到家,呂雉沒有像平常一樣笑臉相迎,而是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
      “快吃飯吧,今天怎么回來要晚些?”劉執嘉察覺到不對,主動招呼兒子。
      “哦,有個案子要了結才好回來?!眲钣行┯懞玫剡呎f邊帶著笑意看向妻子呂雉。
      呂雉仍然沒有回報以笑臉,似水般平靜的臉上,只有鼻孔重重地出了一口氣:“哼!”
      這下,全家都不說話了。
      “良人,今晚不要出去了,我有話與你言講?!弊詈?,呂雉淡淡地一句話,結束了這難堪無言的一頓飯。
      晚上,劉執嘉忐忑不安。孫女今晚有點不舒服,妻子李媼哄得很是吃力;想偷聽一下兒子媳婦說些什么,又覺得不妥。
      今天媳婦呂雉也外出了,難道?
      “季兒,幫我扛犁耙到地里去,今天要給你的官田翻耕了?!币钊?,劉執嘉吩咐兒子道。媳婦呂雉一般是在家紡布和操持家務的,和在娘家時一樣。
      “如何?”劉執嘉看似沒頭沒腦地問兒子。
      劉邦放下犁耙,苦笑:“她發現我昨天去曹氏酒店看兒子了?!?br/>  劉執嘉輕嘆一口氣,這是遲早會發現的。
      “她昨晚哭得很是厲害?!边@個可以想象。
      “她說,她心里能接受我這個還算帥的大齡男人有過其他女人,可她不能接受我和其他女人有孩子。更讓她悲憤的是,我和那女人藕斷絲連,把她蒙在鼓里,甚至還想著作為妾討進家門。這是她絕不容許的,要知道哪怕她死了,她的在天之靈也不會看著曹氏進這個家?!?br/>  雖然對呂雉剛烈的性格這兩年來已經有所領略,但這么激烈的語言,還是讓劉執嘉不禁打了一個哆嗦。
      “你又如何說的?”劉執嘉無奈地看著兒子。這件事情由劉邦而起,但自己無疑也是參與者,起碼婚前乃至直到昨天,也是騙局的參與者。
      “我能怎么說?我向她保證不再來往了。唉,看來我與曹氏今生恐怕無緣,只是苦了肥兒了?!眲钶p聲嘖嘆。
      “再看機緣吧。如今你千萬不可再往曹氏那里去了,也許時間長了,她會回心轉意的。也許有了兒子,也更能體會曹氏之苦的?!眲碳味趦鹤?。
      “以她的精明,我還能再去嗎?好在呂雉還能見機,最后還是哭著說,她現在有女兒了,也會給我生兒子的?!眲钭詈竽樕下冻隽丝嘈?,“她還是懂我啊,知道我在想著肥兒?!?br/>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精品,亚洲欧美日韩另类在线专区,国产午夜在线精品三级a,亚洲福利视频网站,欧美日韩国产亚洲综合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