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微云中文

    第二十五章 惡毒

    小說:源初問道 作者:寒山醉 更新時間:2022-10-08 19:49
      師婷婷死了,從修行樓上跳下來自殺的,原本作為修士的她靠著體內的真氣哪怕從修行樓跳下也不至于會死,但她偏偏就自散了全部修為從樓頂一躍而下摔得粉身碎骨。
      她的遺體是被學院處理掉的,師婷婷的父母只是在村里靠種菜為生的普通村民,盡管他們多次來學院哭鬧想要查清楚自己女兒的死因,但都被學院高層以‘自殺’為由擋了回去,最終經過學院的多次‘勸說’,這對傷心欲絕的普通村民只得老老實實地接受了這個事實,將女兒的遺體帶回去安葬。
      很快學院里就傳出來師婷婷是為情自殺的小道消息,說她是因為自己糾纏某個將要去郡里修行的男學員未果,而接受不了現實,最終選擇自殺。
      眠星一連幾天都沒休息好,那天看到的一幕,加上最近聽到各種留言讓她一閉上眼就一直能看見師婷婷拖著自己那四分五裂的身體來向她哭訴。
      “吳聲,我最近總是夢到婷婷,她一直在向我哭訴要我去幫她澄清那些謠言?!泵咝菍锹曊f道,“你想去查清師婷婷真正的死因是嗎?”吳聲在地上比劃著?!班?,我不知道靠自己一個人能不能查出來真相,所以我想。。?!薄班?,我們一起查?!边€沒等眠星說完,吳聲就在地上寫了這句話。
      接下來的時間里,兩人便開始試著從各種途徑了解師婷婷生前發生的事情,理所應當地,那個名叫阿杰的學員也進入了他們的視野。
      當然,吳聲與眠星的舉動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柴少!柴少!聽說那天遇到的那個啞巴和眠星在調查婷婷的死因,好像還在打聽我的事,我。。。我。。?!痹趯W院的一個廢棄的學堂里,阿杰慌亂地對柴少說道。
      “你個廢物,慌什么,那個女的是自殺,這是已經確定的事,與你有什么關系?!”柴少看著阿杰的樣子恨鐵不成鋼般的說道。
      “可。??墒?。。?!薄翱墒鞘裁??”見阿杰說話一直結結巴巴,柴少不耐煩地說道,“我。。。我擔心。。。他們查到這件事和我們有關”阿杰偷偷看了一眼柴少,怯懦地說道。
      “沒有什么可擔心的,讓他們去查,看他們能查到什么!”柴少聞言面露兇狠之色,頓了頓繼續說著“別說他們查不到什么,就算查到什么了又能怎么樣?!有老爺子在我們怕什么!要怕什么!”柴少說到后面幾乎是對著阿杰在吼。
      深吸了兩口氣平復一下后,柴少面色陰沉的對阿杰說道“倒是你,你在外面最好給老子表現得正常一點,實在不行就給老子滾回家去,要是因為你導致這件事被人發現,別怪老子不念兄弟之情?!?br/>  “對對對,柴少說得對,正常一點,我要正常一點,不不不!我今天就回家休息,今天就回?!泵黠@是已經被柴少的淫威所恐嚇到了,阿杰慌忙應到,然后連滾帶爬地跑了出去,看著阿杰那宛若狗爬的背影,柴少的面色愈發陰沉起來。
      “這件事果然與他們有關!”在學院的湖邊,眠星對吳聲說道。原來兩人早已盯上了阿杰,那天阿杰那種反常的狀態當時就引起了兩人的注意,隨即便決定跟了上去,然后就在學堂外的墻角聽到了柴少與阿杰的那段對話。
      “還查嗎?”吳聲在地上比劃著,眠星馬上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望著湖面怔怔出神,只有一陣微風吹過,帶起兩人的發絲。
      “查!一定要查出來!沒什么好顧忌的,馬上就要去郡里,我不想留下什么遺憾!”眠星做了決定后叫上吳聲馬上行動了起來。
      是夜,在城外的一處破茅房中,阿杰恐懼地看著眼前兩個蒙面人語無倫次地大聲嘶吼著“吳聲!蘇眠星!是不是你們?肯定是!肯定是!你們竟然敢抓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但回應他的只有一陣沉默。
      “你們想干什么?你們到底想干什么?”見眼前的兩人沒有說話,阿杰多日以來積累的恐懼在這個幽暗的夜里,在這個破舊的廢棄茅房中漸漸不可遏制地噴涌而出。
      “師婷婷到底是因為什么原因死的?”見阿杰的情緒有逐漸崩潰之勢,其中一個蒙面人冷聲問道。
      “蘇眠星!你想死嗎?!敢抓我!快放了我!放了我??!”阿杰壓根沒有回答問題的意思,似是已經確定眼前的兩個蒙面人就是吳聲與眠星一般,只是不斷聲嘶力竭地威脅著。
      “你是不是以為只有你們敢做那些見不得光的事?”見阿杰好像油鹽不進一般,那個蒙面人冷聲威脅著,然后點頭示意了一下身旁的那個蒙面人。
      只見另外那名蒙面人倏地拔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緩步向阿杰走去。
      “不要過來!你不要過來??!師婷婷是自殺,自殺的??!學院都說她是自殺的,和我沒有關系??!”阿杰看到那明晃晃的匕首整個人徹底嚇到了,但是對于某些人的恐懼依舊在支撐著他不斷對抗著。
      但是回答他的只有不斷走近的蒙面人和那把散發著寒光的匕首。終于,蒙面人拿著匕首站在了他的面前。
      猛地,只見那名黑衣人揚起了匕首朝著阿杰的胸口就要扎下。
      “??!我說,我說??!啊啊??!”伴隨著一陣徹底崩潰的嘶吼,只見阿杰雙腿一陣抖動,一灘黃白之物竟沿著那凳腳流了下來。
      看著離自己心臟不過幾寸的匕首,阿杰終于說出了藏在心底深處那無比骯臟齷齪的真相。
      眠星聽完后只覺得好像比吃了一萬只大頭蒼蠅還要惡心難受,心底里更是對柴少這伙人的所作所為升起了無比的憤怒,“把你剛才說的全部寫下來!”稍稍平復一下自己翻涌的情緒后,眠星拿出一張紙一支筆扔在阿杰面前冷聲命令道。同時,如何開展接下來的行動,她的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拿著按有阿杰血手印的坦白信,沒有片刻停留,眠星拉著吳聲連夜趕往郡城的巡按府,獨留下阿杰一個人繼續在那荒廢的破茅房哭天喊地。
      兩天后,邑長府中,“你這個廢物!老子怎么就生了你這么個玩意!要不是老子和郡守關系好,現在估計早就已經被你害死了!”邑長拿著一張按有血手印的書信,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柴少怒罵道。
      得知與修行學院自殺學員有關的線索,郡里的巡按府非常重視,在拿到眠星與吳聲送過去的坦白信后,巡按大人馬上就去向郡守匯報了此事,郡守看后表示十分憤怒,遂將此事發回邑里,要求邑長必須嚴查到底,盡快給郡里一個滿意的答復,因此才有了剛才那一幕。
      “父親,父親,我有話說,我有話說?!逼綍r在外面耀武揚威不可一世的柴少此時面對震怒的父親時也是戰戰兢兢。
      “你還有什么說的?!你看看這上面寫的東西!現在郡守要我給他一個滿意的答復,你讓我怎么給?!”邑長憤怒的將手中的書信一把甩在柴少的面前。
      柴少看了書信的內容后不禁感到背后冷汗涔涔,當看到最后落款的人名時,頓時怒不可遏,只聽他低聲怒吼著“阿杰!早知道就不該留你??!”
      但是想到自己面對的是此刻威嚴四溢的父親,柴少也不敢過度釋放自己心中的殺意,“是!是我錯了,但是還請父親聽我說一句?!辈裆僦坏貌粩嗫念^,懇求父親給自己說話的機會。
      看到柴少那不斷磕頭好似真心認錯的樣子,邑長也有些不忍,心中的怒火也稍稍熄滅了一些,只聽他冷聲說道“你說吧,我倒要看看你能說出些什么來!”
      柴少見狀趕緊停下磕頭,伏著身子說道“父親剛才說的是,郡守希望你能給郡里一個滿意的答復,我認為這個答復的方式可以有很多種,一種就是把我交出去,但是父親肯定也想到了這樣做勢必會導致外界流言四起,甚至會影響到父親?!辈裆僬f到這里頓了頓。
      邑長聽晚柴少的話不由得點了點頭,沉聲說道“你抬起頭來說話,總低著頭說話算什么回事?!毖哉Z中已是少了一分責怪。
      柴少聞言心中一陣激動,他知道今天這件事有轉機了。只見他抬起頭看著邑長趕緊說道“這第二種方式,我認為就要從這封信入手!”說著他拿起信件揚了一下。
      “是這樣的,這封信既然是阿杰寫的,那我就先去找到阿杰,看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再想辦法從根源上入手處理一下這件事情,這樣的話,想必可以更好地解決這件事,不知道父親意下如何?”柴少帶著一絲期盼的神色看著邑長說道。
      聽完柴少的話,邑長一只手摸著下巴陷入了沉默,他很清楚自己的兒子是什么人,在他的人生哲學里,他其實不認為自己兒子的很多行為是不對的,這個世道從來就是如此,他始終是這么認為的。因此他很清楚自己的兒子,這個在外面被稱為柴少的人剛才說的“從根源上入手處理”是什么意思,但是要做出這個決定他還是需要再考慮一下。
      就在邑長沉默時,柴少又說話了“父親,時間不等人,要是再不抓緊時間處理這件事,只怕又要橫生變故??!”言語之中滿是焦急。
      “好,那就按你說的辦,你一定要妥善處理,務必給我和郡守大人一個十分滿意的答復!”聽了柴少的話,邑長終于做出了決斷。柴少聞言大喜,連忙起身彎腰作揖后便一溜煙地跑了出去。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精品,亚洲欧美日韩另类在线专区,国产午夜在线精品三级a,亚洲福利视频网站,欧美日韩国产亚洲综合不卡